您的位置 首页 打传新闻

追踪“万亿莱”:彻头彻尾的庞氏骗局(下)

上一篇里,侦探讲述了“万亿莱”的集资诈骗套路。那么,“万亿莱”究竟发展了多少会员?诈骗了多少钱?钱都上哪儿去了呢? 根据最近的一份民事终审判决书上的公布,“万亿莱”在全国总共发展了…

  • 上一篇里,侦探讲述了“万亿莱”的集资诈骗套路。那么,“万亿莱”究竟发展了多少会员?诈骗了多少钱?钱都上哪儿去了呢?

    根据最近的一份民事终审判决书上的公布,“万亿莱”在全国总共发展了近7万名会员。“万亿莱”的入门费是1000元,以最基础的入门费估算就有7000万;更何况,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会员投入的资金并不是基础的1000元,有一两万的,有三、五万的,也有像李万祥这样,一人就投进去300多万的。以其中的两万名会员每人投入6000元做概率上的统计,这笔钱大致应该是一个亿!由此可见,“万亿莱”在会员身上上所收的钱应该在170000000元上下!

    此外,还有两笔集资诈骗款项是会员费之外的,这就是张某龙推出的虚拟币“万莱币”和“生物质柴油”计划。

    张某龙为了推出虚拟币“万莱币”,于2017年年初在北京湖南大厦又搞了一个“万亿莱2017迎新春招待会”,在这个会上,张某龙大张旗鼓地推销出一种吞噬他人钱财的虚拟货币“万莱币”。

    2017年初,张某龙在北京湖南大厦推销“万莱币”。这是他找人设计的“万莱币”图样。

    这个虚拟的“万莱币”,有700人上当,以每个人购一个虚拟“钱包”三万元计算,这笔诈骗资金应该在21000000上下。

    再就是所谓的“万亿莱生物质柴油计划”。

    侦探最近从互联网尚存的的当时“万亿莱”博客中找到了这个又一次欺骗“万亿莱”会员的所谓“生物柴油入股”:

    这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张某龙从“认购生物质柴油股权”的会员手上当时就骗走了400多万元!那么,本来说当年年底就能达到10万吨生产量,2019年生物质柴油能够达到60万吨生产量的承诺兑现在哪里呢?

    根据企业信用网公布的相关民事的和行政的诉讼判决来看,这个和张某龙当时代表万亿莱签约,并亲自担任法人代表的山西华夏年科技有限公司(一个村办企业)至今连工业用地都没有批到,而且,依照相关政策规定,生产经营生物质柴油必须有国家发改委的立项和国家环保局的环评手续。侦探发现,这个曾是张某龙担任法人代表的山西华夏年科技有限公司至今没有国家发改委的立项和国家环保部门的环评。上面图片文字中说的“本项目发改委批准60万吨的生产量”纯属骗人的鬼话!

    “生物质柴油”骗局一开始,张某龙就骗取了“入股”会员的400万,但所谓的会员入股“股权证”至今没拿出来!

    “生物质柴油”一滴也没有成产出来,“万亿莱”电子商城未完成一笔交易就关门打烊,钱上哪儿去了呢?

    现在,可以粗略的统计出,“万亿莱”的创始人张某龙和孙某国诈骗的总金额是多少了:

    70000000 + 100000000 + 21000000 + 4000000 = 195000000。

    一亿九千五百万(上下)。这是粗略的概率统计,最终钱数以司法机关的结论为准。

    “万亿莱”的钱去了哪里?

    “万亿莱”有过五个主要的收款人,他们是:①张x园(张某龙的女儿),②淦x(张某龙的女儿张x园当时的的男朋友),③刘xx(一直跟在张某龙身边在全国各地招商时,带着一个POS机随时随地收款的女人),④孙某国(”万亿莱”二足鼎立的创办人之一),⑤孙某丽(孙某国的姐姐)。

    不难看出,张某龙这边收钱是三个人,孙某国那边是两个人,“万亿莱”公司最初曾有过一个拥有会计证的会计常x为公司収过半个月的钱,但看到那几位收了大把的款子不交到公司来,搞得她没办法做帐,就辞职了,只在“万亿莱”做了半个月。

    侦探在《启信宝》上看到,现在的“万亿莱”公司法人与收款人之一的张x园之间有过一次诉讼:

    虽然这起诉讼由于“万亿莱”的案件已经“民转刑”,法院和原告都考虑到张x园还是一个在校大学生,不想影响到她的前途撤案了。但侦探也从有关证据上得知,张x园已经明确地说了,她收过会员交来的几百万元,这些钱打入公司的账户少,打给个人的多。张x园所说的打给个人是谁?这不是再明确不过了吗!除了她的老爸张某龙,还能是谁?

    有证据表明张x园当时的男朋友淦x先后收款6千万上下,淦x的父母为张某龙搞的虚拟币“万莱币”收取会员的“钱包费”两千万上下,这些钱的去向至少也和张x园所说的情况大差不离,但由于数额巨大,最终的情况还应以公安侦察和法院的判决为准。

    “生物柴油”的股权认购400多万,张某龙让一个叫李x珍的山西人收的会员的钱,这笔钱最终有没有入华夏年科技公司的专用账户,也是天知道的事情。

    “万亿莱”的账目在张某龙做总裁的时期十分混乱,收款人都不把钱往公司账户里打,张某龙这边的人这么做,孙某国那边的人已经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也是这么做的。我们来看一场民事官司的终审判书的部分内容,它所揭开的,是“万亿莱”公司在张某龙担任总裁时期的収款打款真相:

    以上这份(2019)冀10民终6210号民事终审判决书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很大,其一,以一斑窥一豹,这份判决书中上诉人李xx女士提交给法院的审计报告中明确指出,收款人之一的孙某国所收的6100多万来源不明,去向不明,后来孙某国打入公司账户1600万,也未提交明细(这笔钱后来还被孙某国打借据借走了)。这说明几乎所有收款人收到的会员的钱都没有进入公司账户,张某龙当总裁时的“万亿莱”公司基本上是个哪方收钱进哪方腰包的诈骗公司!其二,张某龙曾吓唬一些准备去法院、公安主张权力的会员,散布的所谓“别去法院告状”,“别去公安告我”,“万亿莱定性传销案,就算我传销了,你们这些分队长,分公司的能跑得了吗?”“传销案件的钱全部国家没收,你们越告越亏!”之类的话是谎言绑架。这份廊坊中院的民事终审判决书有力地驳斥了张某龙的上述鬼话。李xx女士不是勇敢地拿起了法律武器,经过法院两审,最终赢得了自己的诉求吗!

    张某龙、孙某国是什么人呢?

    张某龙在“万亿莱“创立初期的宣传中,标榜“万亿莱”为专业军人和多年从事经济工作的专家为响应国家“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号召创办的,称其公司秉持消费国货就是爱国的理念,所开办的网上商城是全国首家大型国货电子商城。

    以上是现在互联网上还存有的当时“万亿莱”发向各国家级门户网站的通稿《消费经济助力供给侧改革》一文的节选。

    当时,张某龙向会员们保证了三大安全:

    张某龙不停地强调这个“万亿莱”的领导者是转业军人、多年从事经济工作的专家……,而事实情况如何呢?

    张某龙确实是转业军人,而且还是个报告文学作家。以下材料来自《中国作家网》:

    网上还有一些材料显示出张某龙的的犯罪前科及其被法院判决、被单位处理的信息:

    “万亿莱”创立初期,张某龙在会员中间动不动就以党性做保证,拍胸脯说这个公司的所有运作都是真实合法的。

    孙某国是“万亿莱”的第二号人物,在万亿莱受害者李xx和孙某国的民事判决书上有他的部分信息:80后,黑龙江林甸人。侦探近期还了解到,此人只有初中文化,是个无业混混,曾先是后在“跨界通”等几家打着“电子商城”或“物联网”旗号的诈骗集团混过,熟悉诈骗套路,在“跨界通”认识张某龙以后,两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共同成立了这家诈骗公司“万亿莱”。孙某国就是“万亿莱”最初的向媒体宣传的那位所谓的“多年从事经济工作的专家”。

    商城关闭后,有会员找孙某国要求还钱,孙不还,和会员之间多次发生肢体冲突。两年前,因犯有故意伤害罪,孙某国被法院判决缓刑并附带民事赔偿。

    一个乱七八糟的“电子商城”后台

    前台收钱就那么乱,后台管理能好得了吗?“万亿莱”电子商城的后台管理可以说是乱得不能再乱了。

    一开始,张某龙只花了6千元请了一个姓李的IT工程师做了一个数据包,给刚忽悠进来的会员看,那位李工很快就走了,换了他的徒弟张xx做了短期的后台维护,张xx很快发现数据对不上号,无法做翻倍返积分后台管理,就不干了。张某龙就让一个根本就不是学IT的淦x去做后台管理。淦x是张某龙的女儿当时的男朋友,学的专业是“文化产业管理”,加之此人既用个人账户在前台收钱,同时又到后台去操作“数据包”,这样的后台能不乱吗?

    早在2017年初,会员中就有很多人打不开“数据包”了。

    到叶顺喜接盘“万亿莱”的时候,电子商城已经无法运作,只能关闭了。

    综上所述,“万亿莱”公司涉嫌的刑事案件并不像是一个典型的传销案。而是一个数额巨大的诈骗案件。如果说这个涉嫌案件是传销,它缺乏传销三要素中的一项。我们再回顾一下传销案件的三要素:1、拉人头返利;2、参与人数30人以上;3、传销至三级以上(包括第三级)。

    “万亿莱”没有传销至第三级,只有两级,而且除了管理层的个别人非法占有了巨额诈骗资金外,广大的“万亿莱”会员连带“团队长”们都是受害者。

    特此声明:该文章由网友投稿,版权归网友所有,本号仅作为发布方。


    文章来源:慕容默思 社交财经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反传销找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cx100.com/4333.html

    作者: 管理员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51958397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0742072@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