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打传新闻

“枸杞第一股”沃福百瑞上市有多难:大客户独占7成毛利涉嫌传销,经销商关系混乱

  当越来越多人加入”红枣泡枸杞”的养生大军之后,以枸杞和枸杞深加工产品为主业的沃福百瑞离A股又近了一步,8月21日,据深交所官网披露,沃福百瑞回复了创业板…

  当越来越多人加入”红枣泡枸杞”的养生大军之后,以枸杞和枸杞深加工产品为主业的沃福百瑞离A股又近了一步,8月21日,据深交所官网披露,沃福百瑞回复了创业板的审核问询函,虽然没赶上注册制第一批,但正式上市也指日可待了。

  此次公开发行沃福百瑞计划募资3.88亿,其中近9成都将被用于枸杞深加工产能的扩建,事实上,与同样以单一原料产品为主业的好想你等公司相比,出口为主的沃福百瑞虽然发现了利润率更高的枸杞汁等加工产品,但对于大客户依赖、经销商混乱等问题更为严重,而只靠扩建产能能解决问题吗?

  枸杞汁毛利率高达70%,2成成本贡献6毛利

  由于枸杞种植属性及栽培技术限制,目前国内形成”宁夏道地产区为核心,青海、甘肃、新疆、内蒙古为两翼”的大枸杞种植区,1998年沃福百瑞在宁夏成立,背靠枸杞原产地成为沃福百瑞发展的主要动力。

  但总的来说,宁夏依然是国内枸杞产量最大的地区,据中国产业网数据,2018年全国有31%以上的枸杞都产自宁夏,不过随着甘肃、青海等地枸杞产量的提升,宁夏枸杞的产量优势不再明显。

  2015年8月,沃福百瑞曾在新三板挂牌上市,不过仅一年后,2016年11月公司就停止挂牌,从当时的挂牌转让申请书来看,沃福百瑞7成以上收入都来自干果类,果汁类和其他深加工产品占比并不多,但此后受”大健康”战略影响,沃福百瑞的开始发力利润更高的果汁类产品。

  目前,沃福百瑞的产品覆盖枸杞干果、枸杞原汁、枸杞浓缩汁、枸杞果汁饮料、枸杞籽油、枸杞粉和枸杞多糖等枸杞和枸杞深加工产品,与此同时,2019年沃福百瑞的营收规模也增长至2.66亿,归母净利润也达到8841.16万,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47.98%和117.11%。

  净利润增速远高于营收的主要原因是,相比于枸杞干果,枸杞浓缩汁、枸杞果汁等枸杞汁产品的增速更高,而枸杞汁又几乎是公司所有产品中毛利率最高的种类,2019年末时,枸杞汁的营收占比增长至46.25%,而枸杞干果则跌落50%。

  即使枸杞干果的毛利率从2017年的10.7%上涨到2019年的30.93%,增加了近2倍,但枸杞汁的平均毛利率依然数倍高于枸杞干果,于是营收占比只有4成的枸杞汁却贡献了超过60%的毛利额。

  而枸杞汁更高的毛利空间与其枸杞含量有很大关系,在枸杞干果和枸杞汁的直接成本中均有超过95%都是直接原材料,但对比来看,枸杞干果的营业成本占比达到70%左右,而枸杞汁只维持约22%,虽然沃福百瑞并没有披露具体的枸杞含量。

  正因为枸杞含量更低的枸杞汁所占收入份额不断增加,在枸杞鲜果、枸杞干果采购价格分别上涨18%和17%时,对于沃福百瑞的业绩影响并不算大,甚至公司毛利率水平还有更大幅度的提升。

  8成营收来自海外,大客户独占7成毛利

  一直以来我国都是枸杞出口大国,虽然近年出口数量有所起伏,但2018年时我国枸杞出口量也高达1.2亿吨,与行业形势一致,沃福百瑞的产品也主要以出口为主,据宁夏商务厅统计数据,2019年公司枸杞鲜果和枸杞汁出口金额分别占宁夏地区出口总金额的50.79%、92.29%。

  就沃福百瑞本身来说,产品出口销往美国、德国、法国、荷兰、澳大利亚、英国和日本等国家和地区,2017年-2019年出口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73.59%、85.95%和87.83%,其中又以美洲为主,2019年公司61.87%营收来自美洲,22.59%营收来自澳洲,国内销售占比进一步降至12.17%。

  在报告期内,沃福百瑞前五名客户占比从75.21%进一步增长至85.11%,而这主要还是由于外销客户越来越集中所致,同期内外销客户集中度从66.81%上升至83.64%,在平稳合作了十余年后,仅短短两年内,向第一大客户YoungLiving销售收入几乎翻了一倍。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报告期内来自第一大客户YoungLiving的营收占比都不超过50%,但同期毛利贡献度却分别达到74.7%、68.78%和61.97%,不过,猫妹有点疑惑的是,一方面想YoungLiving的平均销售价格由84.85元上升至86.3元,与其他公司的价格差距缩小至1.5%,那么金额翻倍、营收占比并没有下降的第一大客户毛利贡献度又怎么会下降了近13%之多?

  2019年沃福百瑞近84%的毛利都来自前两大客户美国YoungLiving、美国ABB&德国ABI,大客户对于沃福百瑞的影响可见一斑。

  而由于客户过于集中,沃福百瑞除了按期供货几乎没有什么话语权,2017年-2019年末时,沃福百瑞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2258.91万、5697.3万和9818.38万,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18.57%、30.62%和36.85%,而同时又有9成以上营收账款账龄在1年以内,换句话说,沃福百瑞对于客户的回款政策越来越宽松了。

  有意思的是,沃福百瑞第一大客户YoungLiving是全球知名精油供应商,其销售模式主要以会员直销为主,并不设立实体门店,据《红周刊》报道,YoungLiving曾被报道涉嫌传销,并出现在wiki百科英文网站”传销公司名单”的词条下,而一旦大客户需求有所减少,对沃福百瑞来说都会有极大的影响。

  在创业板的审核问询函中,深交所着重询问了关于销售退回导致的食品安全风险问题。原本作为产品销售企业有产品退回是很正常的事情,退回商品进行二次销售也是常理之中,但作为食品加工企业,就难免让人担忧。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由于未通过进口国有机产品检测,沃福百瑞发生产品退回金额分别为276.56万、120.95万和429.54万,占当年主营业务收入比分别为2.29%、0.66%和1.63%,只是做报废处理的产品所占营收比重分别只有0.42%、0.02%和0.02%,更多的在深加工为枸杞汁、枸杞粉等产品后,再次进行销售。

  供应商、加工商、经销商身份交叠混乱

  不仅如此,沃福百瑞的枸杞供应商关系也极为混乱,由于枸杞在宁夏等地区的种植与经营模式,公司的供应商分为个人供应商和非个人供应商两类,后者以合作社企业模式为主,而2017年时沃福百瑞枸杞干果的个人供应商占比还高达60%,2019年降至35.92%。

  2018年之前枸杞鲜果全部采用个人供应商,至今委托收购依然为主要模式,而受委托方集中在潘太军、潘太山、张伟和张治超四人中,其中潘太军为公司董事长潘泰安之堂弟、总经理潘国祥之弟,而潘太山则为董事长、总经理之弟。

  由于合作社专业化技术,采摘的枸杞品质更高、数量更多,2018年后,沃福百瑞开始大量向合作社进行采购,占比也增加至43.09%。

  而另外两名枸杞鲜果的个人供应商张伟、张治超是公司非关联自然人,但却分别在盛杞百源、瑞祥红商贸等非个人供应商公司担任股东,并且成立于2017年末的瑞祥红却成为沃福百瑞2019年国内第四大经销商。

  简单来说就是,沃福百瑞委托张治超替公司采摘鲜果,再由张治超做股东的公司加工成干果,由公司经手之后再由张治超的公司将枸杞干果对外销售,这种供应商、加工商和经销商交叠的情况还有许多,其中风险不言而喻。

  此外,2018年、2019年的第一大经销商膳源百健也成立于2017年,隔年开始就”挤走”上年营收占比超过8%的大连五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成为第一大经销商,而有意思的是,沃福百瑞的关联自然人吴佩持有膳源百健20%股权。

  而还有一家又是供应商又是客户,还是竞争对手的宁夏杞乡生物食品工程有限公司,产品类目与沃福百瑞基本一致,虽然采购和销售占比都不高,但也出现在沃福百瑞的客户名单中,交叠关系甚为混乱。(蓝鲸资本 徐晓春 xuxiaochun@lanjinger.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反传销找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cx100.com/4298.html

作者: 管理员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51958397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0742072@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