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河南省

反传销解救纪实:不要管我,我才不是做传销的

晚上十点半,小谭从火车站接我到肯德基,我们一边吃饭一边部署明天的细节工作,原来小谭要救的女友是他的网友叫陈最,人已经回到河南新乡了,我当时觉得就不靠谱,我很直白的和小谭说成功率很低…

晚上十点半,小谭从火车站接我到肯德基,我们一边吃饭一边部署明天的细节工作,原来小谭要救的女友是他的网友叫陈最,人已经回到河南新乡了,我当时觉得就不靠谱,我很直白的和小谭说成功率很低,因为感情是虚的,一开始就只为邀约加入行业,小谭说他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其他就看陈最自己了,而且他们之间的感情问题在小谭给我讲过之后,我当时并没有报太大希望,不过还是要尽力去帮助小谭。

第二天我们又坐车去了长垣县城,在那里我们顺利见到了陈最,在事先的身份介绍之后我们开始了行业人之间的交流,陈最听了一些就很不耐烦,要走,和小谭说给他找了一个说客,在我们给陈最反复开导之下,她答应留下来再和我交流行业,在交流的过程中,我慢慢探出陈最的想法就是不相信那些理论,只相信五三制能让她挣到钱,月工资挣到几十万是不可能,但是保底三万还是可以的,于是我们拿笔在纸上开始算大账,陈最很配合的和我在算,当结果出现和她预料的差距太大时,她不说话了,说要睡觉,休息一下,我看着她躺在床上,眉头紧锁,我和小谭都稍微松了一口气,我们接下来就是劝说陈最和我们一起留在酒店,这样有利于进行巩固,只可惜陈最只看电视,死活不愿意往传销这上面提及任何一个字,我也就不再说什么,决定先缓缓,结果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正好在演关于传销的事情,陈最躺不住了,做起来看的很入神,我和小谭商量,让小谭晚上探探她的口风……我找借口就先离开了,一早小谭就给我发短信说陈最说我懂的比她多的多,但是自己不甘心,还想再回去看看,于是一大早我又去房间找了陈最,小谭借给我们买早餐出去了,我问陈最考虑的怎么样?陈最毫不掩饰地说要回去看看,我说你想看看什么,她说自己男朋友已经到点数了,但是没有升上去,如果回去男朋友升上去发现是骗局一定会告诉她的,我又开始给她分析升上去之后的心里状态,我说网上很多关于这方面的视频,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找到,陈最很愿意,于是我打开《天网》让她看,刚播出一个预报,她就找到了他们香港山霸的产品七天灵等,我们接连看了3部之后,陈最又不吭声了,躺在床上和我说了很多关于行业的问题,我们一直探讨到下午3点,然后出去吃的饭,在吃饭的过程中,小谭想办法联系她的家人把陈最接回去,我想陈最对小谭是有感情的,否则不会把自己家的电话号码都告诉小谭,陈最很反感回家,爸爸和妹妹来接她,她死活不愿意回家,她说她要回她男朋友家,这时候我看着小谭,不知道该怎么去掩饰这个场面,最后我们跟着陈最去了男朋友家,中间陈最专门带错路,把我带到一个死胡同,还拿电动摩托撞自己的妹妹,姐妹俩因为这件事情已经打过一次架,现在又开打了,妹妹很恼火姐姐的执迷不悟,把姐姐摁在地上,可是自己的眼泪却掉个不停,她不停的在给姐姐讲道理,我也帮着妹妹摁着姐姐在那里说话,最后陈最掉着眼泪说,我肯定会回去的,我说话算话,我们于是就放走了陈最,然后在后面悄悄跟着一路追到他的男朋友家,他男朋友家破败不堪,才让我觉得没文化的人和家徒四壁想要改变现状却被利用的人是如此的可怜,他的男朋友对我们很不客气,陈最的爸爸对他男朋友的做法也很满意,家长之间更是充满了埋怨,我们最后没有再去说服陈最回家。

回到酒店之后已是晚上10点,我和小谭说了很多,我们决定再试最后一次,就是让陈最的家人第二天一早就去接陈最,然后我们去陈最家做工作,然后部署我和小谭去了之后怎么配合,让陈最能留在家不去扬州搞传销,一切部署之后就看明天了。

第二天顺利把陈最接回去了,我们还在等她妹妹来接我们,中间陈最主动给小谭打电话了,说自己不想在家呆着,让小谭带他走,我们一听这是好事,这样对我们更有利,等我们去到陈最家,同样的家徒四壁,按照我们的安排,先由小谭上去做感情工作,我做行业和贬低她的工作,经过2个多小时,最后陈最松口了说不去扬州都可以,但是对于留在家,死活不同意,我分析了当时家人对陈最的影响决定同意陈最的想法,让小谭带走陈最,小谭说可以。

然后我安排陈最家人和陈最进行沟通,我们站在院子里,听着屋里家人和陈最的交谈,心算是放下了,吃过饭之后,我们又陪着陈最去看他的爷爷,他的爷爷躺在床上不能动,要别人照顾,一听见陈最回家了,本来都不睁眼的爷爷把眼睛睁的很大,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哭了,我看到陈最的身体在发抖,哭着说:爷爷,我回来了,我来看你了。我、小谭、还有陈最妹妹,陈最叔叔我们被眼前的场面感动了,大家都掉眼泪了,亲情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感情,能有什么比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是最开心、最温馨的呢,因为家人不放心陈最被我们带走,但是我也明白家人的教育方式让陈最有想逃的感觉,尤其知道自己做的是错的,爷爷一听陈最还要走,就哭了,我劝她留下来陪爷爷几天,但陈最这时候已经自身难保了,和我说她必须走,于是我走到爷爷跟前说:爷爷,你放心吧,我们就是带陈最出去玩几天,散散心,等过几天陈最就会回家来陪你的,我们会照顾好陈最的,爷爷,你要是同意,就点点头。爷爷听过后像个小孩很重的点了两下头,其实老人家心里什么都明白。于是在家人的叮嘱下,我们带走了陈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反传销找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cx100.com/4244.html

作者: 管理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51958397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0742072@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